【古人養心系列】曾國藩日課四條

健康養生中最重要的是什麼呢?是養心!什麼是養心呢?這就是情緒議題了。
但有朋友會問,小印度很少談到養心這件事情,是呀!因為講養心最好的是小印度的講師 張慶祥講師。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找,真是最好!小印度本身是受益良多。

小印度無法教授這門最好的養心學問給大家,大家可以自己上網搜尋『黃庭禪』就找得到了。不過中華歷代古聖賢中,雖非直指人心之法門,但於日常功課中,卻蘊含著相當深邃的養心學問於其中。從宗聖曾夫子之吾日三省吾身,為人謀不忠乎?與朋友交不信乎?傳不習乎?能做到這三件事就是最好的養心之法!

今天小印度不是來分享曾夫子的吾日三省吾身,而是來分享晚清名將曾國藩的日課四條。以下就是曾國藩的日課四條的大綱:

一曰慎獨則心安
二曰主敬則身強
三曰求仁則人悅
四曰習勞則神欽

這四條若是做得到,那真是非常的養心方式,小印度分享自己對於這四條的養生心得。

1.慎獨則心安
慎獨這兩個字是出自於『中庸』:道也者,不可須臾離也;可離,非道也。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,恐懼其所不聞。莫見乎隱,莫顯乎微,故君子慎其獨也。

子曰:「我未見剛者。」或對曰:「申棖。」子曰:「棖也慾,焉得剛?」
只要反躬自省,做一切事情沒有夾雜自己的私慾,那不就是孔子所言的無欲則剛嗎?

慎獨亦然!

何謂慎獨,夜半三更自己獨處的時候,所起之心念都對得起天地,還可以持守正直之道,這就已經有做到慎獨了。很多人在他人前面會有所約束,但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呢?那就不一定了。大家都在看的時候,我們就不敢亂丟垃圾,但半夜十二點,黑漆漆空無一人的馬路上,你走了五公里都看不到一個垃圾桶的時候,這時候手上喝完的飲料罐還握得牢嗎?為什麼君子慎其獨?因為君子知道於他人所不知的心意之處才是最需要下功夫的地方。
若真能做到仰不愧於天,俯不怍於地的話,那不就是最好的養心之道嗎?平時都胸懷磊落,行事光明正大的人,光是那一份存心,身上那一份正氣就足以養身了。
所謂平生不做虧心事,半夜不怕鬼敲門,就是這個道理!

2.主敬則身強
每次講到敬這個字,很多人都會跟小印度講,這個人這麼爛有什麼好尊敬的,真是搞不清楚狀況,光是這個心念你就傷害了自己,就敬這個人沒有過好自己的人生,帶給我們有自我省思的機會吧!這樣懂了嗎?古代儒家都提倡這個敬字,就這個敬字,天地就可以泰和,萬物就可以自育,這個敬字建立得起來,天地之氣都正了,國家政治都清明了,更何況是養我們一身健康呢!?那真是綽綽有餘!

敬工作,會戰戰競競的把工作做好,不敢懈怠
敬份位,會少抱怨,而多注意自己份位應為之事
敬健康,會減少慾望,節制飲食,注意日常作息

光一個敬字做得到,那要健康還不容易嗎?

3.求仁則人悅
孔子說親親而仁民,仁民而愛物。也說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達而達人。若是我們都可以做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,那日常無謂的紛爭是不是就會減少很多,一但日常煩心之事減少了,要養心不就容易多了嗎?若是我們可以事事以成人為優先,以成物為己任,以成事為基礎,那這世上所生出的無端紛爭不就會少很多了嗎?

能夠做到這樣的人,不是仁人是什麼呢?身邊有個這樣的仁人,你不會高興嗎?是小印度當然就會很高興,所以小印度為什麼常常上黃庭書院,因為那邊有仁人君子^^

4.習勞則神欽
從農業時代開始,人類的生活所需就很難一個人搞定全部,我們所吃所用所穿,大部分都是其他人辛勤工作的結果。一個富有的人,可以用錢過很奢侈的生活,
但通常這樣的人都沒辦法持久,為什麼?

永嘉大師的證道歌中有一段:
住相布施生天福,猶如仰箭射虛空。勢力盡,箭還墜,招得來生不如意。
你這一世會這樣的富有,是因為前世有積福,當你用完的時候,來世一樣回到原地,搞不好更慘...

所以古聖賢無一不以勤勞自勉,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,周公夜以繼日操忙眾生之事,皆是以節儉自持,勤勞諸事為他人,若是我們能以古聖賢為榜樣,那何愁無法養生呢?

養心首要是不做虧心之事,事事不虧心,則心自安矣!進而存正心,養正氣,則心安,小印度看到曾國藩的日課四條,真心生佩服,雖非修行者,但儒家正氣風範一覽無遺呀!若吾等小備可每日複習曾公昔日所留之日課四條以自省,則何愁心不安,正氣不養,以此共勉之!

<曾國藩日常四課原文>
一曰慎獨則心安

自修之道,莫難於養心。心既知有善知有惡,而不能實用其力,以為善去惡,則為之自欺。方寸之自欺與否,蓋他人所不及知,而己獨知之。故《大學》『誠意』章,兩言慎獨。果能好善如好好色,惡惡如惡惡臭,力去人慾,以存天理,則《大學》之所謂自慊,《中庸》之所謂戒慎恐懼,皆能切實行之。即曾子之所謂自反而縮,孟子之所謂仰不愧俯不怍,所謂養心莫善於寡慾,皆不外乎是。

故能慎獨,則內省不疚,可以對天地質鬼神,斷無行有不慊於心則餒之時。人無一內愧之事,則天君泰然,此心常快足寬平,是人生第一自強之道,第一尋樂之方,守身之先務也。

二曰主敬則身強
敬之一字,孔門持以教人,春秋士大夫亦常言之,至程朱則千言萬語不離此旨。內而專靜純一,外而整齊嚴肅,敬之工夫也﹔出門如見大賓,使民如氶大祭,敬之氣象也﹔修己以安百姓,篤恭而天下平,敬之效驗也。程子謂上下一於恭敬,則天地自位,萬物自育,氣無不和,四靈畢至,聰明睿智,皆由此出。以此事天饗帝,蓋謂敬則無美不備也。

吾謂敬字切近之效,尤在能固人肌膚之會,筋骸之束。莊敬日強,安肆日偷,皆自然之徵應。雖有衰年病軀,一遇壇廟祭獻之時,戰陣危急之際,亦不覺神為之悚,氣為之振,斯足知敬能使人身強矣。若人無眾寡,事無大小,一一恭敬,不敢懈慢,則身體之強健,又何疑乎?

三曰求仁則人悅
凡人之生,皆得天地之理以成性,得天地之氣以成形。我與民物,其大本乃同出一源。若但知私己,而不知仁民愛物,是於大本一源之道已悖而失之矣。至於尊官厚祿,高居人上,則有拯民溺救民饑之責﹔讀書學古,粗知大義,即有覺後知覺後覺之責。若但知自了,而不知教養庶彙,是於天之所以厚我者,辜負甚大矣。

孔門教人,莫大於求仁﹔而其最切者,莫要於欲立立人、欲達達人數語。立者自立不懼,如富人百物有餘,不假外求﹔達者四達不悖,如貴人登高一呼,群山四應。人孰不欲己立己達,若能推以立人達人,則與物同春矣。

後世謂求仁者,莫精於張子之《西銘》。彼其視民胞物與,宏濟群倫,皆事天者性分當然之事。必如此,乃可謂之人﹔不如此,則曰悖德,曰賊。試如其說,則雖盡立天下之人,盡達天下之人,而曾無善勞之足言,人有不悅而歸之者乎?

四曰習勞則神欽
凡人之情,莫不好逸而惡勞﹔無論貴賤智愚老少,皆貪於逸而憚於勞,古今之所同也。人一日所著之衣、所進之食,與一日所行之事、所用之力相稱,則旁人韙之,鬼神許之,以為彼自食其力也。若農夫織婦,終歲勤動,以成數石之粟,數尺之布﹔而富貴之家終歲逸樂,不營一業,而食必珍饈,衣必錦繡,酣豢高眠,一呼百諾, 此天下最不平之事,鬼神所不許也,其能久乎?

古之聖君賢相,若湯之昧旦丕顯,文王日昃不遑,周公夜以繼日、坐以待旦,蓋無時不以勤勞自勉。《無逸》一篇,推之於勤則壽考,逸則夭亡,歷歷不爽。為一身計,則必操習技藝,磨煉筋骨,困知勉行,操心危慮,而後可以增智慧而長才識。為天下計,則必己饑己溺,一夫不獲,則為餘辜。大禹之周乘四載,過門不入,墨子之摩頂於踵,以利天下,皆極儉以奉身,而極勤以救民。故荀子好稱大禹、墨翟之行,以其勤勞也。

軍興以來,每見人有一材一技、能耐艱苦者,無不見用於人,見稱於時。其絕無材技、不慣作勞者,皆唾棄於時,凍就斃。故勤則壽,逸則夭﹔勤則有材而見用,逸則無能而見棄﹔勤則博濟斯民而神衹欽仰,逸則無補於人而神鬼不歆。是以君子欲為人神所憑依,莫大於習勞也。

余衰年多病,目疾日深,萬難挽回。汝及諸侄輩,身體強壯者少。古之君子,修己治家,必能心安身強而後有振興之象,必使人悅神欽而後有駢集之祥。今書此四條,老年用自儆惕,以補昔歲之愆﹔並令二子各自勖勉,每夜以此四條相課,每月終以此四條相稽﹔仍寄諸侄共守,以期有成焉。